FullSizeRender

前進香港的演講心得與觀察

在演講前的準備,似乎就開始思考香港的文化之中影響我在生命中的幾件事情。

在李小龍逝世的那一年我出生了,8歲接觸的第一部港劇「楚留香」就迷死了多少台灣人,每天不是幻想會輕功就是雙截棍,當然還有成龍的電影,讓我10歲開始

跟我哥哥一同去學習跆拳道,我哥是跆拳道的奧運選手但我因為腿太短的關係,只能靠幻想告訴自己一定要學些絕招,,當然香港漫畫上充滿了絕招,從黃玉郎的如來神掌,到「龍虎門」馬榮成的風雲系列,又再次證明我根本沒在唸書,而且漫畫裡的佛光普照,電光毒龍鑽,風神腿,,等。一招也沒練出來。對,這就是對香港文化的喜愛與當時多數臺灣人接觸香港文化的開始。

所以香港一定是個製造『傳奇』的地方,然而美髮業香港對台灣的影響更是不在話下,如偶像般的香港設計師來台,根本把台灣設計師當年殺得滿地開花,港師等於「大師」

這些大師不只影響當時台灣消費者對髮型的看法,也把英系美髮剪裁文化影響了所有台灣設計師,更誇張的說,連香港設計師全身名牌行頭也是大家爭相模仿的消費觀

從勞力士錶到PRADA的包,只要有錢一定要擁有,不然時尚感就是落後,包括當年在台灣美髮業紅到發紫的美髮講師,帶著港式國語的腔調,就是專業的代表,無論台灣學生是不是聽得懂,反正就是專業到不行的包裝。當然就算你是台灣設計師,只要跟這些香港大師走近一點,學習他們的腔調,剪髮單價少說可以多個500台幣,因為大家會以為你是香港人。

以上的論述,只是讓大家知道當年的我們多們熱愛香港人的專業,美感,以及英系文化

我對香港其實除了上面的思考,其實等我真的踏上香港,感覺全然不同,我大概只去過香港3次只有這次印象比較好(可能是邀請我去演講的主辦單位給我五星級的服務接待^^)

前兩次去香港都是為了工作看看美髮展之類的,對香港的街道,天空,房子,人的臉部表情,感覺上來似乎都不快樂,不知道是不是97年回歸的問題,地小,人多,都是大樓

偏偏又是整個亞洲最龐大的金融中心,但真的要我生活在那裡,我還是相信台灣才是個寶島,如果你真的在國外生活過。

這次受邀演講,其實對我來說真的很驕傲,心中血液的沸騰,似乎告訴我,努力了15年終於代表台灣講師站在香港舞台,分享成功的台灣經驗。主辦單位恩布有限公司的Kenny Shiu 有點像天地會的總舵主,給了我這樣的機會,我們的相遇也是透過靈感齒輪的Sam大師替我轉送我的耕耘好運一書給他,結果在年初香港展時,我們竟然在茫茫人海的會場中就憑著在臉書上的互動認出了對方,閒聊中他說他有看我的書,我心想。。。哈哈好客套喔,也許這也是香港文化之一對吧?結果他還請我吃午餐,超不好意思的。沒想到他真的對我的資歷寥若指掌,反而我對他才是一無所知,,讓我超羞愧,他把我的書看得很細緻深入,雖然他讚美了我,但他是男生。。所以真的覺的是客套話,後來覺得他的身份真的是地下舵主之類了神秘人物,超想用排雲掌試試他的能耐,,,心想終於遇到一個髮品廠商有點腦的香港人,多數台灣廠商,腦子進水的較多。。。。

演講活動是在晚上八點才開始,前一小時是由靈感齒輪團隊先以髮型秀為開場,而我則要在9點才開始,這樣的晚上教育其實跟台灣差不多,當年我也是等沙龍下班之後才有機會到個個沙龍去做分享,上上產品課,所以對於這樣的經驗跟授課的氛圍並不陌生,只是一樣你會看到多數辛苦的設計師下班後,還要接受教育真的是很辛苦的產業,而我早在四點前就到了會場

在會場做先前的準備,其實我只是演講好像只能東晃西晃,不需要彩排,所以就觀察著工作人員啦,看看有沒有漂亮女生之類,但,但,但,沒有。。。。。。。。。。。。。。

直到演出快要開始,先接受了港媒Disconnect的專訪,反而有點嚇到我,全程英文,很多專業單字我都忘光光了,哈哈,真不知道Philip George先生到底有沒有聽懂,不過我也談得很真實,期待下一期的出刊,不知道會不會有香港會不會派陳浩南來打我,,。

髮型秀開始,除了看著台上們的表演,我也默默觀察來的學員的表情,先說台上的髮型秀,作品一樣在美感上毫無疑問,尤其是新生代團隊,感受到他們作品也有高規格的完整性,不愧是傳奇的發源地,有造型類的剪染創作的作品,但整場秀下來,我感受比較像是默劇表演,台上的設計師們默默地完成所有的流程這點讓我有點意外,因為設計師是香港人,台下也是香港人,語言溝通應該不成問題,但為何都不說話,這世界連I phone Siri都開口說話了,為何需要溝通的設計師不需要說話?難道是他們進化到利用通靈,來表達自己的作品???我最多只練到觀落陰,通靈這件事,回台一定要好好檢討真的是『無聲勝有聲』。。

至於台下,大概都是多數看秀的土豆臉,只有拍照,比較像看電影但又不像演唱會,安靜地看完,把一群設計師聚在一起其實很了不起,分開的設計師每個都像明星,但一聚在一起就會自然變土豆,臺灣亦然,爭奇鬥豔,態度詭異,裝屌擺闊,其實外人看來真的不太舒服,但我們反而自己看久就習慣了,其實美髮人可以更大方更自然更快樂的分享,雖然同行相忌文人相輕,但也都是舊思維,無法進步就該檢討。

終於輪到我出場,沒錯,我要對台下臉表情詭異冷漠的土豆們演講,不過我不怕,因為這15年來我太熟悉台灣土豆的樣子表情,相信我台灣早期的設計師更土,土豆不分國籍,不過香港土豆說真的沒有比台灣土豆難應付,我相信等我上台5分鐘後他們就乖了,Kenny 幫我開場,他講的廣東話我一句也聽不懂,不過他真的介紹了很多我的經歷,真的很謝謝他。

IMG_5323-2  

演講的內容主題其實在秘密基地的學生應過聽過800多遍大概是傳述怎麼變紅牌賺到錢的出發點,跟香港人一心追求做大師好像不太一樣,所以產生了大師在香港,有錢的在台灣的差異,沒有好不好的問題,只有文化成長背景的差異,而我也只是分享台灣學生較為成功的訓練方法及概念,對香港人第一次聽到我這樣的表達應該有些衝擊,慢慢的我感受到土豆有了笑容,加上我強迫式的互動追問,把他們瞬間又變成韓國土豆,丟些我的專業問題給他們,他們給我的答案也讓我發現其實外在一切都是保護傘,真的技術者的麻煩就是在這,專業知識的不足,表達能力的虛弱,如果真的要我來開課,應該是訓練他們的表達以及專業知識的運用,至於技術我還是相信香港人美感還是比台灣略勝一籌,這就是優點,我也利用眼睛餘光觀看聽講者的表情,鬆散的肢體語言,眼神慢慢變得較專注,也許是我太好笑了吧,又句句刺中了技術者很多心理不太願意能說出來的話,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的帥氣,影響了他們。。我感受到他們些微的成長,願意接受台灣這幾年來的新思維,也希望藉由這樣的演講,不是只是看場脫口秀,而是能讓土豆發點牙,真的學習到一些方法,總之,我快樂的分享,他們也能快樂地吸收,我很榮耀也希望每位髮型設計師也可以榮耀所有人。

最後因為時間的關係我也濃縮了些內容,如果有機會還想分享給更多優秀的香港設計師一起學習交流,這一次的香港經驗真的在我的生命中,又多一項神奇的時空經驗,謝謝大家。

下台後,我以為我可以就溜掉了,應該沒什麼人會理我,但事實不然,慢慢所有人圍繞過來,這點我倒有點意外,學員的高傲不在,反而大家對我的演說超感興趣,給我簽書,也願意跟我照相,交換名片,,等等。我想我用一個小時的演講把土豆打開了,這才是真正的美髮人真正的善良的內心,喜歡彼此加油鼓勵的真性情,我喜歡這樣的時空,我喜歡這樣的影響,我喜歡這樣的設計師,這才是我真正的功能。

寒暄之中有一個香港學員跟我聊了幾句,他說他也是英國沙宣回來也看過我之前的書但他在香港實在很難發輝,在點頭關心聽他敘述多辛苦時,其實我心裡在想,這是我多數的台灣學生知道,我最討厭講理由的人,超想用雙節棍敲他後腦勺,因為其實哪位設計師不是呢?我們到哪個環境都有自身的問題,但台灣也沒有比較好,我們是比多數人願易多克服一些事,努力一些事,多看些正面,多修正自己,台灣人民一向比政府強,我們都克服了,你們也可以。別忘了自身的優勢,只是這優勢目前還不夠應付所有的事情,所以我們都必須要多方面學習這才是進步,整個美髮業的進步,大家說對吧。再次謝謝香港Davines達人會所有協助的幕後精英

Good luck every one^^

IMG_5326  

 

距離上一次寫文,已經是當時新書發表到現在好幾個月,原諒我的偷懶,我把2016的第一篇文獻給我愛的香港

香港加油。台灣加油。秘密基地加油。

 

 

 

 

 

 

 

 

 

 

 

 

 

 

 

 

 

 

 

 

 

 

sblev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